所在位置: 新闻中心> 汤之道>

从“炙甘草汤”认知“国老”甘草

2019/04/17

 甘草是药食同源的中药,中医界常称甘草为国老。因为甘草本身性情甘平补益,又能缓能急。对一些性情猛烈或懒缓的药物,可以起到抑制或促进之作用,在不同的药方中,可为君、为臣、为佐和为使,能调和众药,使它们更好地发挥药效。

 现代医学发现甘草中含有化学成分多达上百种,具有抗毒、抗炎及保肝功效,可用于治疗脾胃气虚、咳嗽气喘、咽喉肿痛、痈疮肿毒等疾病。

 归纳甘草功效:其一补心,甘草入心脾二经,这一功用主要针对心动悸及脉结代的治疗,代表方为《炙甘草汤》,此方是气血阴阳通补的方剂,组方中除炙甘草外,方中还有补气人参,滋阴生地黄和麦冬,通阳桂枝和生姜,补血阿胶、麻仁和大枣等。甘草与这些补益气血阴阳的药物同用,能发挥甘纯两重性的特性,分别具有补气血和阴阳的作用。

 炙甘草汤对因气血亏虚、阴虚火旺、津液亏虚等导致的疾病证侯,如失眠、虚劳、肺消、血虚、惊厥等病证,均收效显著。临床常将此方治疗心律失常,包括室性早搏、缓慢或快速性心律失常,病毒性心肌炎、冠心病和扩张型心脏病等。

 炙甘草汤对脏躁等引起的心神不宁病证有特殊疗效,而脏躁多因肝郁不疏、心气不足、心血亏虚所致,主要表现为精神抑郁等症状,治疗上当以补益气血、缓急安神为主。甘草甘缓,能够缓急安神,常配伍淮小麦、红枣等用于脏躁的治疗。

 其二补脾,甘草属土入脾,其功善和中。脾胃为后天之本,通过补脾,则能使肌肉强劲、四肢发达。甘草的补脾作用被广泛应用于各种与脾虚有关病症的治疗中。

 脾主运化,运化正常与否的关键,取决于脾气是否充足,通过补益脾气以恢复脾的运化功能乃是治疗脾系病证的根本,常配伍人参、白术、茯苓等,即四君子汤。因脾气不足导致的胃下垂、肾下垂、脱肛、久泻久痢,治疗上既当升举阳气,更当补益中气。

 甘草本身并无升举阳气功效,但通过其补中益气,配伍黄芪、柴胡和升麻等药物,则能增加补气升阳的作用。脾气不足所致的水谷精微难以运化失权,出现饮食积滞、脘腹痞闷、大便溏薄、体倦乏力等症状,治疗上除了需及时消食化积外,还要适当补益脾气,恢复脾运化功能以治本。

 甘草配伍白术和人参可补益脾气。甘草易生湿助痰,医家强调“痰湿中满”不用甘草,但要对“痰湿中满”的形成还是要分清虚实,若因脾虚所致的虚满,依然可以用甘草。

 其三补肺,因甘草性味甘平,归肺经,有润肺作用,可治疗肺虚诸症,补肺气常配伍人参和黄芪;治疗肺肾气虚咳喘可加入人参和蛤蚧药物,益肺阴常常配伍百合、玄参和阿胶;润肺燥配伍麦冬、枇杷叶和阿胶。非肺虚咳嗽病证中甘草也很常用,但这与其补肺没有直接关系。

 其四缓肝,甘草药性平缓,能够针对肝脏的特性有的放矢,针对以上特点甘草常配伍白芍。现代药理研究发现,甘草浸膏对动物实验性肝损伤有明显的保护作用,还具有较强的抗炎、保护肝细胞膜和改善肝功能的作用。

 其五调肾不用,由于肾的生理病理特点与甘草的特性相冲突,在历代补肾方剂中几乎都不含甘草。甘草既难以抵达下焦,又滞缓其他药物到达且会滞水生湿。

 其六助阳化阴,所谓药味的合化反应,是指两种不同的药味组合以后会产生原有药味所不具备的效应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「辛甘化阳和酸甘化阴」两大类,甘草因其至甘纯甘的特点,而成为「辛甘化阳和酸甘化阴」中甘味药物的代表药物。典型的配伍为桂枝与甘草的组合,临床大量组方皆依此原则。

       甘草与酸味药的配伍被广泛应用于治疗各种阴虚津亏挛急的病证,典型的配伍即为白芍与甘草的组合。甘草补益涵盖气血阴阳及多个脏腑,尤以补益上中焦为主,对肾无明显补益作用。对肝发挥补益作用与其配伍的药物和主治病证有关。

虽甘草被称为中药之国老,却不是人人都适合服用的。医家认为化湿方、苦寒燥湿方多不用甘草。也认为甘缓不利于理气,故治疗气滞不畅、升降失调、气郁的方剂也多不用甘草。

现代医学研究显示,长期过量服用甘草,可能会产生类似肾上腺皮脂激素样的副作用,使血钠升高,钾排出增多,导致高血压、低血钾症,出现浮肿、软瘫等临床表现。


武汉大楚小汤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0677号-1技术支持:佳网科技